新闻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新闻动态
模具实验室外专千人--赤阪健:“偏心”的花甲教授
来源:华中科技大学材料成形与模具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 发布时间:2015-05-29 阅读量: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从周一到周日,每天清晨7点,只要在学校,赤阪健教授就会按时醒来,在8点之前达到办公室;每天,他都会保证10-11个小时的工作。他办公桌上满满的科研材料齐整地排开,就像他有规律的生活、工作一样一丝不苟。


  赤阪健,日本筑波大学教授,国际碳材料研究领域享有盛誉的科学家。


  2013年4月,没有家人陪同,作为我国高层次外国专家“千人计划”入选者,赤阪健登上了到中国的飞机,只身来到我校,受聘为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全职教授,开始了为期3年的工作。


为HUST而来


  “我是一个化学家,我远渡重洋,不是为了来到中国走走看看,而是为了来到HUST这所学校,怀着教书育人的目的。”赤阪健身着整洁的衬衫,在交谈时总是紧紧直视着对方的眼睛。他觉得,在中国,像我校这样优秀的大学,在一些方面仍有进步的空间,“我希望能帮助这里的年轻人,这是我来到这里最重要的动力。”


  赤阪健来到学校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“华中科技大学”的校徽戴在胸前。他说:“一是告诉自己现在是HUST的教授,要更快地融入这个学校;二是希望尽快得到同事们的认可。”


  在学院,“青年千人计划”入选者卢兴教授与赤阪健“择邻而居”。他与赤阪健相识9年。2006年,卢兴到筑波大学跟着赤阪健从事研究工作,两人是同事,也是挚友。他喜欢称赤阪健为“老头儿”,他说:“其实美国、中国等国家有好几个名校也向老头儿发出了邀请,但他最终决定来我校,除了他说的目的与动力外,也跟他熟识我校多位师生有关,跟校领导2012年到筑波大学访问与他交流密不可分。他对我校很偏心。”


  来校前夕,赤阪健教授将价值近400万元人民币的实验器材无偿提供给了我校,其中有很多器材还是崭新的。一位曾旅日的教授说,这对一些日本人来说是很难想象的,“很多日本人不喜欢随随便便就把东西送给别人”。


  2013年初,赤阪健即将退休,他的研究室也面临关闭。“当时我跟他说,在日本丢垃圾还要花不少的钱,你不如把器材送给我得了。”卢兴笑着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“老头儿就看了我一眼,说,‘好’。”


  2月到3月,赤阪健开始清点、打包器材。两人间可以认为是开玩笑的一句话,没想到赤阪健认真地把它当成了一个承诺。从日本出关、到中国入关,这批器材辗转1年,来到中国武汉。赤阪健很开心,“在中国,在HUST,这批器材可得到很好的使用,它们的价值得到了延续。”


  在学校这两年时间里,即使语言、文化、规范不熟,研究、授课都有一定困难,但赤阪健仍然满满地履行着他“外专千人计划”人选和我校全职教授的责任。


  赤阪健继续潜心新型碳材料的研究,把国际先进的学术研究理念和前沿学术动态传授给同事、学生。两年来,他作为通讯作者,以“华中科技大学”的名义,在《美国化学会志》和《德国应用化学》等国际权威期刊上发表论文13篇,其中,影响因子在10以上的8篇。


  赤阪健积极参与筹建我校“新型碳材料研究中心”,对如何有效、安全、环保地规划、建设实验室提出诸多建议,对正建设的实验室通风处理指出不足之处,并详细绘制需要改进的线路,还帮助制定完善实验室规章制度,保证研究工作的安全高效。他积极联系国外学界、业界知名人士为“中心”建设出力。德国艾兰根大学Guldi教授、“日本理化”公司总经理等先后来访,后者还向“中心”无偿捐赠了价值10万元的设备。


  赤阪健参与筹备一些国际性学术会议,联络国际上知名学者,推动学院师生更多地走出去。今年12月,他将与卢兴共同组织在夏威夷召开的泛太平洋化学大会的一个分会。为让我校老师能够参与这个五年一次的化学界国际盛会,赤阪健做工作,居然“偏心”地将某国一位知名学者给腾了出去。


  赤阪健热心教书育人。他目前指导着2位博士研究生和4位硕士研究生,开设有《先进功能材料》课程。


  “老头儿共发表论文300余篇,被他人引用6000余次;大约有100篇论文发表在影响因子大于10的期刊上,在中国,有些大学量全校之力也未必能达到这样的水平。”卢兴说,“编纂著作6部、日本文部大臣奖、日本化学学会创新奖……对67岁的老头儿而言,在学术研究上的造诣无需多言。”但这位老人在可以享受幸福晚年的时候,孤身来到了异国的喻园,继续着他内心的事业。每次被同事、学生、亲友问起现在的生活,他总是说:“很好,在这里的一切都很完美。”


喜欢帮助年轻人的老头儿


  “回到最开始的问题,我来到HUST,一方面是希望能帮助这里的年轻人;一方面是为了继续我的研究。”交流中,赤阪健抢回了与记者见面的主题。


  “徐福出海的故事老头儿都知道,他甚至觉得日本人是中国人的后代,两家是亲戚。”卢兴说赤阪健一直认为中国人很聪明、很勤奋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喜欢帮助年轻人。


  材料学院2011级博士生蔡文婷曾以交换生身份在筑波大学学习一年。当时她没有申请国家交换生项目,需要自己承担高昂的留学费用。“在和赤阪健教授邮件交流时,教授主动提出每个月资助我一些生活费缓解我的压力。”蔡文婷回忆。


  在赤阪健的研究组里,蔡文婷面对的也是全新的课题。“一开始我基本上是个门外汉,教授问我好多问题我都答不上来。”每次组会轮到蔡文婷报告时,她常会犯一些“很可笑”的错误,但赤阪健从没流露出任何轻蔑或者恼怒,总是谦和地指出她的不足,细致地进行讲解。


  在学院碳材料研究团队,很多人对老头儿的“偏心”也感同身受。2014年12月,卢兴、赤阪健联合另外三位国际知名学者耗时一年编写的学术著作《Endohedral Matellofullerenes: Basics and Applications》(《内包金属富勒烯:从基础到应用》)出版。“Xing Lu”排在了第一位,这背后与赤阪健的支持是分不开的。“在这五个编者里,我的年龄只有38岁,其他四位国际知名学者都在65岁以上,年龄悬殊很大;老头儿尽可能多地让我负责这件事。他是想通过这件事加大我在这个领域的话语权,这是对我的一种莫大的支持。”卢兴说。


  谢云鹏副教授此前的研究方向不是碳材料,在加入团队后一度很彷徨。为了让他尽快熟悉本领域的基础知识和学科前沿,赤阪健每周都抽出时间与谢云鹏单独讨论。一年左右,谢云鹏以第一作者身份在《德国应用化学》发表论文一篇,获聘湖北省“楚天学子”和学校“华中学者晨星岗”。


  推荐学院2013级博士生鲍立飘到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Balch教授研究组联合培养1年;推荐卢兴参加2014年9月在日本召开的“富勒烯-碳纳米管大会”,并做大会报告,争取到三个与会名额给我校的研究生……采访中,赤阪健细细地回忆着曾把哪个学生、哪位老师送到了哪个国家、哪个会场。在他看来,科学没有国界,对于年轻人的帮助应一视同仁,无论在筑波还是华中大,他作为教授的首要目标是为了支持年轻人,让知识在代际间流动、发展。


  每一天,赤阪健都在固定的时间去同一家食堂吃饭,在减肥的他每餐都吃得很少。在中午的时候,他会在校园中步行一个小时,作为他特有的锻炼方式。“中国人走路很快的,我每次都跟在他们后面走,是一种运动。”当被问及空闲时的爱好时,他品味着“hobby”这个词,想了想,话又回到了主题上:“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化学,就是帮助年轻人。”